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把柄


◇灵感来自引起各位cpg嚎叫的奶茶的五月天21周年的生日祝福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时间段大概在03—07年左右,还带着些少年气的信兽

◇文中无名人物请勿私自代入他人√我的文中只存在与你cp有关人等

◇记忆力不好,文力不足,欢迎捉虫

————————。

陈信宏喜欢她。

这暂且可以充当他抓住的陈信宏的把柄。

温尚翊却有点不太高兴得起来。





平心而论,他与陈信宏相识多年,对彼此的一切早已烂熟于心,甚至对方只要一个眼神,一个小动作,自己就能理解对方的意思。

但是与此同时,他们也是存有属于自己的秘密的。

歌迷都说,陈信宏本人就是一个迷。

然而现在他却抓到了这个迷的一个小把柄。

想到这里温尚翊忍不住笑出声,片刻后嘴角却耷拉了下来。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小秘密,小心思。


例如陈信宏喜欢她的这件事。


又例如陈信宏在他温尚翊的心里,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位置。





约莫着就是那种,如果自己流落荒岛,只能带上一个东西,那他大概会带上陈信宏吧。

「死也要死一块。」——温尚翊咬着牙暗暗想道。

但终究也只是想。

谁能想到他温怪兽有一天也会这么怂。





她是乐团里新来的技师,长得不高,站在陈信宏旁边甚至可以称得上是娇小,一副邻家妹妹的样子,也确实是陈信宏会喜欢的类型。

也不知道两个人是有什么很厉害的共同话题,平常练团歇下来的时候就凑一块有说有笑的,跟平常在旁人面前永远疏离有礼的形象大相径庭。

甚至让他有一种错觉,仿佛时间又回到了16岁那年的夏天,头发依旧是软塌塌的黑色的陈信宏站在他面前,抬手摸了摸鼻子,笑得一脸不好意思又带着些难以明说的喜悦,跟他说他有喜欢的女生了。

明明是台湾最为炎热的季节,但是温尚翊此时回想起来,只能记得那时从尾椎沿着背脊不断向上蔓延的冷意,直让他在这方不大的练团室里打了个冷颤。



-



温尚翊张了张嘴,一口气憋到嘴边却始终不知道怎么开口,仿佛自己一句话都无法插进去,连一个呼吸都会惊扰他们。

「很难受吧。」蔡昇晏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到了他的身后,冷不丁地开口直把温尚翊吓了一跳。

「屁咧,你白痴噢。」温尚翊翻了个白眼,抬手直接一巴掌巴在这个没大没小的学弟头上,「我难受个屁咧。」

蔡昇晏龇牙咧嘴地揉了揉被学长毫不留情地蹂躏了一把的脑袋,撇着嘴耸了耸肩,眼神晃晃悠悠地落到在另一边跟别的女生有说有笑的另外一个学长,张了嘴朝着那个方向做了几个口型,下一秒便看见陈信宏有些苦恼似地摸了摸鼻子,肩膀也随之塌了下来。



-



「别太过头了。」

「生气了。」

「你自己看着办吧。」



-


陈信宏也说不清自己这是怎么了。

也不知道自己一条直路不知道怎么的越走越歪越走越歪,直接歪到自家朋友温怪兽身上了。

对此思考了很久,也无法在自己身上找到问题,于是所有事情的锅就全推到温尚翊身上了。

谁让他这么好呢。

笑起来又好看。

不喜欢他喜欢谁啊。






可是他并不知道温尚翊是怎么想的。

有时候也会自我感觉良好似的以为他也喜欢他,但是看起来他又好像对谁都是那么好的样子。

「我不是最特别的吗。」「我当然是最特别的啊。」——敏感少年陈信宏有时候也会这么想。

他还记得附中教室门口几乎每节课下课都能听见的「陈信宏,有人找你。」

一抬头,便能看见当时尚是一脸青涩的温尚翊,冲着他一直笑,露出一排洁白的牙齿,在那个夏天甚至比太阳都更能晃花他的眼。

他喊,「陈信宏。」

「陈信宏。」



-


「陈信宏。」

练团室里不知道什么时候只剩下他和温尚翊两人,陈信宏一回过神来便看见现在自己身前一脸关心的温尚翊,心底升起一丝的喜悦。

——「什么生气啊,我果然还是特别的吧。」

当然陈信宏还不至于作死至此,张了张嘴,还是作了解释,「我跟她……」

「厚啦,我知道啦。」温尚翊看起来却像是不在意般地摆了摆手,「OK啦,虽然我抓了你这个把柄但是你也不用跟我解释啦,我又不会说出去。」

「……把柄?」陈信宏微微眯了眯眼,眼底慢慢地漫上了一片黑沉沉,往前走近了一步,低着头一寸寸地向温尚翊靠近。

温尚翊显然也还没反应过来,还以为陈信宏是被戳穿了恼羞成怒,连忙意图往后躲,「诶陈信宏你做三小噢?我跟你说你要乱来我就把你的小秘密公之于众咯,我手里可是有你的把柄……」

话音还没落,身体便冷不丁地被拥进一个人的怀里,随之而来的是唇上的一片温热,呼吸间充斥着陈信宏特殊的气味,像是要将他整个人都淹没一般。

「我跟她没什么的,她有喜欢的男生了。」陈信宏微微地喘着气,温热的气息全数扑在温尚翊的脸上,让他本就红得滴血的脸更添了一把火,顿了顿,又补充道,「不过说到把柄,我这里确实有一个把柄落到了你手里。」

「……什么?」温尚翊过了半晌才终于找回自己的声音,艰涩地开口,但显然脑子还不如身体灵活,只顺着陈信宏的话就这么问了下去。

「我喜欢你,你可以以此作为我的把柄。」他低头轻啄了下温尚翊颤抖的眼皮,「你甚至可以把我的这个把柄昭告天下,我……」

剩下的四个字再次被湮没在了互相纠缠的唇舌当中。

「求之不得。」


-


「    多半可能是谁爱了谁

        谁藏了谁的秘密      
  

        谁有谁的把柄      」

评论(7)
热度(6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