微博@子今是个酥酥酥酥酥酥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希望能修炼出一个有趣的灵魂。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4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有冠莎出没

————————。

「啊真是亏你还记得我诶。」黑猫纵身一跃跳到了温尚翊的床上,“嘭”地一声变成了人形,坐到温尚翊的旁边,黑色的猫尾巴伸长了从后面一下又一下地戳着温尚翊的脑袋,「啊一声不吭就跑掉一点预兆都没有,还要鸽子先生来给我传话你是不会自己来找我哦?」

「阿信他不放心我自己一个跑出去嘛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啊。」温尚翊有点委屈地躲着蔡昇晏的猫尾攻击,想了想,又挺起胸脯理直气壮了些,「啊还说我嘞你这么久才来看我朋友就是这么当的吗!」

「别提了。」猫尾巴有些丧气地颓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身后的床。

「哦?」温尚翊...

大概是最近睡得不太好又老是熬夜的原因,神经衰弱导致的耳鸣又来了😟
也不是什么大问题高三的时候隔三差五就来一次[允悲]
虽然这么说可是这几天为了自己能舒服一些也要早点睡了,鉴于我码字必须等到晚上接近深夜才能码得出来(毕竟饭随爱豆  ,再加上作为一个准大学生上学之前还有一堆杂七杂八的事情需要处理,所以这段时间会更得比较慢了😳
ok啦反正也没人会发现的😉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3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

说起来倒是应该感谢玛莎平时下山回来的时候都会跟温尚翊说说山下的事情,说说时代生活的变化,也会带很多书给他看,以至于适应起现代生活来相对来说会更容易一些。

不,与其是说会更容易一些,倒不如说是,适应得有点太快了。

当陈信宏走出书房打算去厨房倒杯水的时候看到温尚翊盘着腿坐在沙发上一边咬着挖酸奶的勺子一边津津有味地看着奥特曼的时候,内心忍不住这样感叹。

这样看起来完全看不出来他前些天还是一只深山老林里生活了两千多年从来没下过山的狐妖嘛。

陈信宏喝了口水,走过去揉了揉他柔软的头发,「这一集你已经看过好多遍了,也不腻...

终于收到了秀出的本子,也算是了了心愿了( ˙˘˙ )毕竟之前一直担心要是我去上学了它还没到怎么办呀

之前做过了怀壁的repo于是现在来做秀出的repo了(ง •̀_•́)ง

当初收到怀壁实体书的时候我还是一个偷偷在晚自修看本子的高三党,而收到秀出的时候我已经要准备踏入大学的校门啦。所以说不知不觉的,怀壁和秀出里的老叶和小蓝就这么陪着我走过了高三,走到了现在。无论如何,还是很感谢塔塔用这么温暖的笔触给我们描绘了一个这么美好的故事。

就像是塔塔在后记里说到的,这是一个很狗血俗套的先婚后爱的故事,怀壁说的是婚,那么秀出说的就是爱了。虽然是这么一个故事,可是塔塔总能让这种似乎早已看到结局的故事多...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2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

陈信宏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听可乐,想了想,又把可乐放回去,关上冰箱门转身倒了杯牛奶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乖乖巧巧又略显拘谨的人,「叫什么名字?」

「温尚翊。」温尚翊双手捧着牛奶杯,稍微用了力捏着杯子而显得有些泛白的手指显示出了其主人的紧张。他抿了一口牛奶,顿了顿,又抿了一口,看起来却似乎并没有将他的紧张感稍微减少一些。

陈信宏挑了挑眉,将他所有的行为与神态尽收眼底,倒是看出来这只狐妖没有什么伤人的心,却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问,「多少岁了?」

温尚翊愣了愣,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歪着头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2578岁了...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1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单纯只是为了满足自己想写软软糯糯的小温的私心

————————。

陈信宏有点不知道该怎么解释他就出去采了个风结果捡回来一只狐狸的事情。

还是一只看起来有点傻兮兮的狐妖。

温尚翊也不是很能理解自己怎么就跟着陈信宏回家了。

本来自己只是山上的一只狐妖,修炼千年化为人形,却因为怕生所以在同伴都早就在山下混得风生水起花天酒地的时候,还待在深山老林里。而对于山下的世界,在看到有同伴回来的时候三不五时都要扶着腰一脸痛苦之后更加断了下山的念头。

山下的人类果然都是会吃妖的吧。温小狐狸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对此作为温尚翊好友的猫妖——蔡昇晏表...

[XS]#同居三十题#之六 大扫除

有车注意。虽然大概可能只能算是婴儿车啦。
完全是出于对阿翊老头吊噶的执念啦(ง •̀_•́)ง

————————。

这天刚好公司放假,于是在温怪兽同学环视了一下乱如狗窝的家里后,当即拍板决定要大扫除。

对此陈信宏表示十分,非常,特别地不满。

「啊别人难得放假都是两个人在家里腻腻歪歪一整天的诶!哪有要大扫除的啊!」

温尚翊看了一眼赖在地上的人,撇了撇嘴走过去一脚踩在他的胸口,「啊还不是因为你老是把东西都乱丢还不收拾,家里这么乱你住着能舒服吗!」

「才没有咧!」陈信宏伸手抓住踩在自己胸口那只脚的裸露的脚踝,稍微一用力温尚翊便重心不稳直接向下倒在了陈信宏身上,「明明沙发上都是阿翊乱扔的衣服...

_§:з)))」∠)_对于三十题的这一题我是真的犯了难。
你们现在所看到的这一段就是我花了一个星期依然毫无进展的做饭题[允悲]
对不起是我错了(ಥ_ಥ)有机会我会补回来的相信我!
为了这一题还特意重看了一遍完娱的「食神争霸战」(›´ω`‹ )深深地感受到这是一条送命题[允悲][允悲][允悲]

我会努力的(ง •̀_•́)ง争取把这一题好好补回来!
下一题大概明天会码…的吧。
毕竟收到大学录取通知之后的破事儿有一大堆   ( ¨̮ )不过应该还好啦。
晚安啦。

[XS]「心怀鬼胎」

深夜开车。
卡了好久的车,是我的错( •̥́ ˍ •̀ू )
依旧逻辑死。
最近你CP真的可以说是巨甜了。
官方发糖,一本满足。

  然后呢,一起上车吧

不会用手机弄超链接的我要被气死了。
最后只能是放上微博了。

希望一路顺风,食用愉快。(∩❛ڡ❛∩)
三十题我会努力补回来的๛ก(ー̀ωー́ก) 
晚安啦。

想开车。
无比地想开车想开车想开车 ٩(͡๏̯͡๏)۶

想看阿翊被压在身下狠命侵犯的样子。
想看他红着眼睛紧咬着下唇却又忍不住溢出声音的样子。
想看他哑着声音带着哭腔向身上的人求饶的样子。
想看他在到达巅峰的那一刻扬起头露出脆弱的脖颈被某只大猫一口叼住喉结的样子。

想看。想看。想看。
呜,世界上怎么有温老师这么可爱的人呐。
甚至想跟陈信宏打一架把阿翊抢过来。
呜,睡不到阿翊的人生跟咸鱼有什么区别。

当然,某只大猫也很可爱啦。

好吧大概是时候要重拾起我的驾照了。(๑òᆺó๑)

© 封刀不为峥嵘.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