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含羞草拟人]论含羞草的抚摸方法【生贺to然子】

这是给cp的生贺,随手放到这里来了。

[含羞草拟人]论含羞草的抚摸方法【生贺to然子】

含羞草觉得自己最近可能是病了。一种见不到摄影师就会心慌意乱的病。

那是相思病。常来串门的鸽子先生如此断定道,这么说着边用长喙蹭了蹭旁边开得灿烂的牡丹。

你不要又用你的嘴来戳我啊很痛啊。牡丹吃痛地训斥着,大概是真的很生气吧,有几片花瓣都气呼呼地掉到了地上。

啊抱歉抱歉。鸽子先生有些心疼地道歉然而语气中却是毫无愧疚之意。

现在的含羞草没有闲暇的时间去感受他们气氛微妙的互动,他正在认真地思考着一个问题:什么叫,相。思。病。

虽然含羞草是修行千年的老草一棵,然而心智却连只修行了400年的鸽子先生都不如,原因则是,含羞草是在深山老林里修的行,与世无争,悠然自得,同样的,不谙世事。

倘若当初不是摄影师把他挖回来的话,他可能会在那里继续修行,然后化成人形,拐个书生调头就跑。啊不现在已经没有书生了,应该是拐个帅哥就跑。

结果,却是被帅哥给拐跑了。然而含羞草对这种主动被动的事情并没有太大的执念。

毕竟人对了就好了嘛。←来自当事人的原话。

他已经好几天没有回家了。含羞草掰着自己嫩绿绿的手指头算着,他去哪里了呢。

摄影师嘛,几天半个月不回家不是很正常嘛。鸽子先生懒洋洋答道。

比含羞草在摄影师家里住得要更久一些的牡丹也一边摆弄着自己的花瓣,一边道,大概又是跑去什么深山老林里了吧,大概过几天就回来了。

含羞草撇了撇嘴,弯腰把自己的脸深深地埋在了泥土里。道理我都懂,可是,还是好想他啊。

含羞草是三个月前才被摄影师从深山老林里挖过来的。至于为什么要把它这棵随处可见的含羞草从那么远的地方挖回来,他就不得而知了。

你大概只是对摄影师有了种依赖感吧,毕竟他是你第一个接触的外界的东西,就类似于……唔,孩子对父母总是特别依赖的那一种。鸽子先生非常耐心地劝导着有些焉焉的含羞草。

依赖吗……含羞草歪了歪头,皱着眉想了好一会儿,好像是这么回事儿,好像又不是这么回事儿。

就在他苦恼着的时候,家里的门开了。

是摄影师回来了!含羞草的眼睛顿时变得亮晶晶的。

的确是摄影师回来了。他一脸的风尘仆仆,头发乱糟糟的还挂着不知道从哪里蹭来的枯叶,手里除了他的摄影器材,还有一盆花。

……诶?含羞草有些呆滞。

啊呀我们家又来了个吃闲饭的了。牡丹抚了抚他的头发,唔这么一看应该是兰花吧,品种看起来还不错。

这么说着,摄影师已经把东西放好,端着那个花盆把它放到了他们的旁边,笑道,给你们介绍一个新朋友,君子兰,多漂亮呀。你们要好好相处哦。

君子兰啊,是很漂亮。可是含羞草一点都开心不起来,即便君子兰微笑地打了声招呼,他也只是焉焉地趴在了泥土上,胡乱地点了点头以示回应。

跟阳台的牡丹比已经逊色很多了,如今再加一个君子兰,恐怕连摄影师都找不到他在哪里了吧。一向安然自得的含羞草第一次为自己的平凡感到悲伤。

咦今天含羞草怎么焉焉的?该不会是这几天没下雨渴着了吧?摄影师这么说着,就跑去接了壶水,又回来给含羞草洒上。

虽然含羞草并没有感觉到有多渴,可是有水喝的感觉就是不一样。最重要的,是因为这是摄影师对他的关心。这样想着,含羞草的腰杆忍不住又挺直了些。

摄影师看见仿佛忽然活过来的含羞草,眉眼间盛满了笑意,忍不住伸手去摸了摸。要好好长大哦。

叶片不出所料地马上合拢,却是将摄影师还未收回的的手夹在了其中。含羞草羞得脸都变得红通通的,只不过嫩绿的叶片遮掩了他的羞涩。

含羞草偷偷地透过缝隙看到摄影师笑意愈发深的脸,不知为什么总有种被看穿了的错觉。这是现在……算不算牵手了呀?

也不知是因为得到了摄影师爱的灌溉还是其他什么的原因,反正含羞草一直在努力地生长着,修行着。

终于有一天,当摄影师回到家时,看到在家里阳台趴着一个没穿衣服的棕发少年,少年身材单薄纤细,眼睛又大又亮地盯着摄影师看,头顶还有一个绿色的小芽随着风摇曳着。

摄影师经过片刻的怔愣,终于又回到了平时的云淡风轻,慢慢地踱步过去在少年面前蹲下,勾了唇角伸手揉了揉少年异常柔软的头发,才慢悠悠问道,你是谁?

被他揉了头发的少年的脸霎时变得红通通的,就连头顶上绿色的小芽也紧紧地闭合了起来,却还是磕磕绊绊地答道,我叫韩修,韩是这个韩……

手忙脚乱地比划着生怕摄影师不知道,却发现不会写字的那个是自己,颓败地垂下手臂,却又抬眼悄悄地看了一眼摄影师后小心翼翼地把头蹭到他面前,小声地说了句:那个,能请你,再摸摸我嘛?

【END】

【小番外】

摄影师早就知道含羞草是个会修成人形的草精了,也不得不承认,他是因为这个原因才会把那么不起眼的含羞草从深山老林里带回家的。

他在取景的时候不小心摔了一跤,在手掌堪堪要压在一株含羞草上的时候停住了,而他也清楚地看见,含羞草在那一个瞬间悄悄地缩了缩。当时摄影师也只是觉得有趣,并未深究。

后来那天晚上跟一个当地的老者聊天品茶的时候,无意中说起了这桩事。只见老者呷了口茶,咂咂嘴,道,你怕是遇见修行了八百年以上的含羞草了。

摄影师震惊之余也只是把这当做谈资罢了,第二天要走的时候却鬼使神猜地跑到昨天那座山林把那株含羞草给挖了回来。也幸好那里只有这一株含羞草不至于找不到,却也是让他一顿好找。

带回来之后便日日悉心栽培,每次事后都会嗤笑自己神经病却又忍不住对它继续关心。

摄影师看了看身边正在熟睡的软乎乎的人,轻笑了下,现在看来,那一趟好找,真是值得不得了。

【最后】

牡丹,鸽子先生,君子兰:玛德烧死no eye see


唠唠叨叨的话:
说一下这个梗,很早之前就有了的,这次终于能写出来超欣慰!很久没写过这种小萌文了有点生疏对不起!然后其实这个梗还有一个细节我没写出来,就是含羞草害羞的时候就会缩得特别紧,包括某个不可描述的部位。可是因为这是给小媳妇儿的生贺太污不太好于是就把这个给删了_(:з」∠)_嘿嘿嘿

评论
热度(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