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Sunshine【黑蓝青黄】[有肉渣////]

❀唔这个算是近期的w

❀我才不会告诉你是今年夏天的呢_(:з」∠)_

❀太久没开新坑了

❀懒癌晚期


「啊——烦死了。」青峰大辉烦躁地一手扒着头发,一手捧着方便面碗,面前的茶几上摊着现下最炙手可热的时尚杂志,以及封面上现下最炙手可热的模特——黄濑凉太。

 

可青峰可不管他是什么炙手可热的模特还是小女生的梦中情人,他只知道,他的小模特已经4天没有回来了。

 

据说是在巴黎赶着什么通告,忙得不可开交,自己也知道他的辛苦,只是.....

 

青峰看了一眼杂志上那个玩着湿身诱惑,白色的近乎透明的衬衫紧紧贴在身上勾勒出身体肌肉的线条,舌头吐出舔着嘴唇,眼睛微微眯起,如同一只慵懒的猫,性感得无可救药的人,眸子暗了暗,拇指摩挲着杂志上那白皙的脸,低咒了一声。

 

简单来说,某位暴君是饥渴了。

 

也可以说是,欲求不满了。

 

「回来就操[哼唧]死你。」暴君烦躁得抄起杂志就往地上扔,手却忽的在空中停顿,半晌叹了口气,将杂志边角细细抚平后放入书架。

 

暴君一腔欲火得不到发泄,只得狠狠又低咒了一句,「操[哼唧]死你。」

 

 

 

地球另一边的小黄濑毫无预兆地打了个喷嚏,被经纪人姐姐冷不防地披上一件衣服,「别着凉了。」

 

黄濑默默抬头看了眼高挂在头顶的太阳,默默把衣服高举过头顶替自己遮住阳光。

 

真热。

 

可是小青峰会更热吧。

 

小青峰大黑皮一定很吸热。想到这里,吃吃地笑了起来。

 

陪他走在一起会不会超凉爽呢?

 

回头想了想,黄濑恍然发现,他同小青峰确定关系以来都没有在一起逛过街。

 

以前自己缠着他出去,他总嫌麻烦。

 

现在工作忙了,偶尔有空,却是被他压在床上做[哼唧]得都下不了床,被某人美曰其名是补偿,更别说有时间出去了。

 

黄濑越想越觉得青峰不可理喻,忿忿想着:回去无论如何都要缠着小青峰去逛一次街才行。

 

 

 

于是在起床的时候发现身边依旧是冰凉的第五天早上,青峰忍无可忍地给另一边的黄濑小模特发了讯息:

 

「你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很快便回复了:

 

「嘤嘤嘤小青峰居然会主动给我发讯息好开心(●´∀`●) 啊咧不知道(´∩`。)经纪人姐姐说拍摄完剩下两个场景再回去o(;△;)o 什么时候拍完就什么时候回去」

 

青峰的脸沉了沉。

 

「最迟什么时候回来。」

 

那边的人似乎也感应到这里的低气压,弱弱回答:

 

「大概.....明天?」

 

男人看着发亮的手机屏幕,不满地啧了一声,

 

「明天要是再不回来我就飞过去操[哼唧]死你。」

 

 

小青峰简直是个暴君!魂淡!黄濑拖着行李箱走在机场大厅时忿忿地想。

 

为了自己能在今天之内赶回去,昨夜缠着摄影师拜托了好久摄影师才愿意陪他三更半夜爬起来赶拍摄。投资方知道了这件事之后还以为他是有多敬业,为了拍摄不惜牺牲睡眠时间,还为此大肆赞扬了他一番。对此黄濑表示略有些哭笑不得。

 

自己是真的怕,小青峰这个人是典型的说到做到的人,虽然不至于说把自己真的操[哼唧]死,但把自己做到好几天都下不了床却是绰绰有余的。

 

好困。黄濑坐在座位上打了个哈欠,回去一定要让小青峰好好补偿回来。

 

小青峰,小青峰,小青峰...一边默念着某个人的名字,头一边一寸寸往下掉,掉到一定程度却自顾自停止了运动。

 

嘴角微微弯起。

 

小青峰。

 

 

 

「啊.....嗯啊.....」腰部被身后人的大手牢牢扣住,那人的性[哼唧]器在腿间抽[哼唧]插着不留一丝余地,「哼啊.....小青峰....不要.....」

 

那人火热的唇舌覆在他光滑的背部留下痕迹,看着白皙的肌肤上印上自己的痕迹,心情大好,胯部运动的愈发厉害。

 

「唔啊....小青峰....」泪水早已爬满了脸颊,「太厉害了哼....快要不行了......」

 

可身后的人恍若未闻,依旧快速的动作着。

 

 

看着横在自己腰间的手,黄濑呆了好一会儿才反应过来,昨天一回来便被某人压在墙上,床上,浴室里不断地做,后来自己是直接没有了知觉。

 

动了动身子,下身的疼痛令自己不禁倒吸一口气,这个粗暴的男人。

 

身后的人似乎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将自己搂了搂过去,声音是刚睡醒染上鼻音慵懒的低哑,「再睡会儿。」

 

闻言便向他那边靠了靠,以便自己躺得更为舒服些,却是再无睡意。于是忽然想起来,自己回来还有一个目的。

 

 

 

「小青峰,小青峰.....」

 

青峰懒懒掀起眼皮伸手一把按住旁边那人的头送到自己面前不由分说地吻了上去,吻毕还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角,却是说,「吵死了黄濑。」

 

黄濑的脸立马红了一阵,却还是不依不饶地蹭他,「小青峰陪我出去逛街吧。」

 

「为什么。」瞥了他一眼,强硬将他搂进怀里,「麻烦死了。」

 

「不嘛不嘛。」继续蹭,「小青峰就陪我出去嘛。」

 

「不想再来一次就别乱蹭。」目光沉了沉,看着那人弱弱躺着不敢动,伸手揉了揉揉他的腰,听到他的痛呼后又放轻了力度,「你还下得了床?」

 

「唔...明天,明天吧。」说罢抬头警惕看他,「小青峰今晚可不许再做了。」

 

「.....」青峰默了默,含糊应道,「唔。」

 

某人或许是沉浸在终于要完成目标的激动中,并未在意到他的含糊,自顾自地说,「小青峰一直呆在家里都没有机会出去晒太阳。小青风不要以为不晒太阳就能变白了,小青峰大黑皮是不会变的。」

 

「嗯?」挑眉,「你的意思是...」

 

「没,没什么。」像是终于反应过来,赔笑道,「小青峰真是打着灯笼都找不到的好男人。」

 

表示似乎挺出了什么意思但是在不知道什么意思的青峰觉得太麻烦了决定忽视掉。

 

看了一眼正在努力赔笑的那个人,淡淡道「只要你在我身边已经是每天都在晒太阳了。」

 

当年读书的时候,纵然自己总逃课睡觉,但有一次五月翻书的时候无意看到一个单词:sunshine。意思是,阳光。

 

不知道怎的,一看到这个单词便想到了那个白痴。

 

于是英文白痴的自己,就只有这个单词记得极其深刻。

 

Sunshine.

 

You  are  my  sunshine. 

 

 

于是小黄濑听到后呆了一会儿,便感动得眼泪汪汪扑上来。

 

 

至于第二天小黄濑还能不能下得了床如愿去逛街,这都是后话了。


评论(4)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