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我好想你。

很久之前的了。

_(:з」∠)_写给盛男的生贺来着w

想着把自己写过的东西都放上来算了_(:з」∠)_

不过三次元同人那些的话就算了_(:з」∠)_

❀嘛嘛这里是子今w


圣经写过一句话:那时他的灯照在我头上,我籍他的光行过黑暗。

 

                                     ——题记

 

我从未有想过,我还能再遇见他。

在七年后的今天。

一切仿如初见。

却又不似当年。

 

七年前,他是我的学长,我是他的学弟。

七年后,他是我的上司,我是他的下属。

我们之间似乎总差了那么些。

前者是时间,后者是距离。

但无论是前者后者,其间,皆不是我能跨越的鸿沟。

 

我们相识在阳春三月,那时候我还在读高一,在高中里的图书馆里,与那个在我生命了留下深刻印记的人邂逅了。

他大我一年,读高二。似乎是学校的风云人物,只是经过,便能引得身边的女生一阵骚动。

我不曾想过,我会跟这个只能在只言片语中听到的人有任何交集。

他比我想象中的要爽朗得多,爱笑,一副邻家大哥哥的样子。

他很喜欢圣经,却不信基督。

只因他的父亲是基督徒,可母亲不是。母亲在他小的时候有了外遇,便与他的父亲离婚,再嫁。

母亲不允许他跟他的父亲扯上任何关系,包括宗教信仰。

父亲与母亲之间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统统不知道。却是成为了两个人的战争中的池鱼。

依稀记得他说这件事的时候,眉眼带了些不知名的情绪,似乎是没有人能通过他猜透些什么。

 

他曾说过,我是他的光,在他本来黑暗的世界出现了,很渺小,却很亮。

我从小性格有缺陷,得过抑郁症。我话不多,不知道怎么同人相处。

他是除了我父母之外我第一个能跟他说那么多话的人。

虽然我这么说显得我有点矫情,但这的确是我的想法:我和他,或许真的是因为缘分吧。

就这样,他陪伴我走过了高中两年。

直到七年前的那个六月,全国高考。

意料之中地得到了出国留学的机会。

他要离开的那天晚上,他办了个欢送会,却是只有我们两个人。

他佯装苦逼地说,「没有人肯送我嘛。我就只有你了呀小学弟嘿嘿。」

我没打算搭理他,傻子都知道他这样的随便说一句话就有一堆人凑上来的发光体怎么可能没人送。不过我没打算拆穿他。天知道他怎么想的。

于是,我们在一起喝了一宿的酒。

然后,他忽然就俯身过来嘴唇印上了我的。

再然后,我的脑子里一片空白。

 

待再回过神来,已是第二天了,匆匆赶到机场的时候,他已是坐着飞机走了。

后来,我们再无联系。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联系。

除了国内的电话号码和知道他在哪间大学读什么专业之外以及关于他家的只言片语。对他的其他事情,我一概不知。

我觉得我这个朋友,做得真够窝囊的。

关于我对他的情感,我不知道该用什么来定义好。

只是他不在我的身边,心里总觉得是空了一块。

每晚总会梦到他,梦到他在笑,一如往日的爽朗,仿佛我们不曾分别。一切的一切,是那么的鲜活明亮,彷如昨天。

我不知道这是不是喜欢,我也不知道什么是喜欢。我只知道,他对我来说,很重要。

于是一个只相处了两年的人,我却要用整整五年来适应没有他的日子。

然而在七年后的今天,我朝思暮想的那个人,就真真实实的出现在我眼前了。

他不再只是冰冷的脑电波,不再只是梦里那个可见却触摸不到的幻影。

他终于是有温度的,能触碰得到的,我心心念念了整整七年的人。

 

我深吸一口气,这几年在职场摸爬滚打的经验让我慢慢开始学会同别人交流,我换上得体官方的笑容,鞠躬,「经理您好,我是您的新助理,我叫......」

可他似乎并不打算让我说完,只伸手一把将我扯进怀里,彼时我在想的却竟是幸好办公室里没有其他人。

他温热的气息吐纳在我耳边,声音一如以往地好听,别来无恙啊小学弟。顿了顿,嘴唇紧紧地贴在我耳畔,他说的话,就这样一字一句的敲在我心上。

「我好想你。」

啊呀真糟糕呢,今天的阳光真刺眼。我把下巴搁在他的肩膀上,看的却是巨大的玻璃窗外的风景。眼眶里似乎有什么温热的东西要涌了出来。

我抬起了自己的双手,紧紧地回抱住他,紧得像是害怕他下一秒就会变成空气消失不见。

「笨蛋。」


评论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