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无人之境

◇末世兽形设定,有丧尸描写

◇狮子x豹子

◇私设如山,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设定瞎编,请勿当真

◇并不知道什么时候才会有下一章



————————。




一发子弹不由分说直直穿过丧尸丑陋的头颅,颅内的浆液在瞬间炸开,绿色的充满恶臭的血液也随之溅出,却被一个中长发的男生一脸嫌弃地闪身躲开。他看了看自己手中拎着的早已不省人事的人,又看了看前方来势汹汹的丧尸群,默了默,终究忍住了没把手中人的直接一把扔下去喂丧尸,但也没忍住破口大骂的冲动,「干啦!到底是为什么要带着这个中途蹦出来一句话不说就开始攻击我们结果又突然晕倒的人啊!啊我们现在看起来是很闲吗?!」


「你要是不闲就不会那么多废话。」石锦航一爪子把想要近身的丧尸全数扫出数十米远,接收到了蔡昇晏的瞪视后又补充,「他看起来像是兽形能力者,而且能力还不差。」


「啊我又不是不知道。」蔡昇晏撇了撇嘴,抬手又解决掉几个丧尸,看着眼前数量越来越多的丧尸却也忍不住皱眉,对着耳麦就是一顿骂,「刘谚明你是在干嘛噢赶紧把车开过来有那么难吗我们第五分队是留你吃白饭的啊?!」


「我知道啦我这不是来了嘛哎呀你赶紧往旁边让让不然就要撞到你了!」耳麦那边传来一个男人慢吞吞的略带无奈的声音,但一辆车却也在此时冲了过来一个风骚走位直直停在了蔡昇晏旁边,「玛莎,上车。」


话音刚落一个浑身血污早已看不清楚本身模样的人形物体迎头直接朝他砸了过来,刘谚明赶紧手忙脚乱接住,无奈道,「诶人家好歹是个伤员你倒是稍微温柔一点嘛。」



蔡昇晏倒是不再接话,配合着石锦航解决掉附近几十米的丧尸群便飞身窜上了车,又把头伸出车窗对着不远处从刚才开始就一声不吭地对付丧尸的男人喊道,「阿信,赶紧撤啦!小丧尸都要打到家门口啦!」


那人抬了抬眼表示听到了,又上了一波子弹把涌上来的丧尸枪枪爆头之后方才纵身一跃,直接落在了越野车的车顶,「走。」


刘谚明听着车顶传来的因为冲力而向下凹的「嘎吱」声,看着被那些丧尸尖利的指甲划花的车身,一边强忍着心内的疼痛,一边轰地一声带着那四个人一路火花带闪电地冲回了基地。









C元79年,地球爆发新一轮病毒狂潮,无名之毒一夜之间洗劫了所有城市,将近一半的人类都因此变成了丧尸。幸存的科学家在执/政政/权经过垮台,重建,革命,再垮台的不断变迁当中,也终于研制出了一种新型的药剂,能够将人类的体内基因重整再篡改,形成一种新型的、生命力相对更强,也能够拥有相对应的动物的一定求生能力的人类,科学家将之命名为“WA”。而人类通过WA的几率仅为百分之四十五,在这其中仅有少数人能被改造成为能力极强的兽形能力者,而这些人一般都会被军方纳入麾下,成为军方的一员。


C元218年,人类生活逐渐趋于稳定,普通人类以及兽形者人数相对占比达到了6比4,但兽形能力者依旧仅占总人口的2%。与此同时,丧尸群规模也在不断增大,为了拥有更多足以对抗越发壮大的丧尸群的兽形能力者,政府颁发了针对兽形者法令,要求兽形能力者仅能与同类交配产下子嗣,以求血液足够纯正而达到育下更为优秀强大的兽形者的目的。


同时,为了防止WA的滥用与不正当使用,政府早已在C元186年将WA列为禁药,当众销毁了大量的WA的针剂,并将当时研发WA的科学家强行定上了个莫须有的罪名,将其送上了断头台。如今,真正掌握着最为精确的WA的药剂数据的,除了总统,大概也再无二者了。


多年来,人类与丧尸也不曾停歇过争夺着固有的土地与资源的脚步,而温尚翊则正是第五分队出外搜寻物资的时候被带回基地的。


虽然不知道这个突然冒出来同他们大打出手结果打到一半又突然昏死过去的男人什么来头,但是从他可以独自应对第五分队的队员也完全可以看出,这个人的能力绝对不可小觑。










「从今天开始,你就是第五分队的队员了。」温尚翊甫一睁开眼,坐在自己床边懒洋洋看杂志的陈信宏眼皮都不抬就来了这么一句。


「我不……」温尚翊开口说了两个字才发现自己的嗓子像是被砂纸磨过一样,是灼烧般的疼痛。


另一边站着的蔡昇晏翻了个白眼,将床头不知什么时候早已倒好的热水递给他,「不你个大头鬼。刘谚明。跟他讲。」


站在床边的另一个男人推了推鼻梁上的眼镜,翻出一个小本子就把上面记下的一长串清单全数读了出来,「床位费三万一,医药费六万五,住院费四万七,护理费五万整,以及各种各样的杂费,共计六十八万七,请问你是要线上支付还是线下支付?」

「给不了钱就给我们第五分队卖身。」蔡昇晏又从旁边抽出了一张纸,直接贴在了温尚翊围了绷带的额头上,「给得了钱也没用,军方对于兽形能力者有强制入编的权利。」


「换句话说。」石锦航在他身边坐下,深沉地拍了拍他的肩膀,「小同志你被强征兵了。」


温尚翊:「……」


「说起来你叫什么名字啊?」也亏得这群人是终于想到了这一茬。


温尚翊默了好半晌,方才扯着疼痛的嗓子回答,「……温尚翊。」


「这名字倒起得不错。」蔡昇晏随口接道。


「我们第五分队总的来说就是一块万能砖,哪里需要往哪搬。出外搜集物资,护送转移所得物资,疏散拯救群众之类的事情都能归我们做。第五分队没有队长,只有我们这四个人,我们只有一个长官,到时候再介绍给你认识。」


「这个眼睛仔叫刘谚明,兽形是猫头鹰,脑子里除了钱就是空的了。」


「那边那个叫石锦航,兽形是狼,每个月总有那么几天要到楼顶嚎上两嗓子,你习惯就好。」


「这个是陈信宏,兽形是狮子,闷骚之王,也是大魔王,没事别惹他。」

「我叫蔡昇晏,叫我玛莎就好。」


温尚翊总算有了些反应,好奇地看着他,问道,「那你的……兽形呢?」


「……」蔡昇晏撇了撇嘴刚想说话,就被旁边的石锦航抢了话头,「他啊,小猫咪了解一下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蔡昇晏翻了个白眼倒是不再废话,直接亮了爪子一爪子甩了过去,「甘霖娘啊!」


陈信宏看着床上看起来有点呆地看着那边已经打起来的两个人的人,漫不经心问道,「那你呢?你的兽形是什么?」


温尚翊愣了一下,低眼将眸中情绪全数敛下,抿了抿唇才沙哑着开口,「……豹子。」




————————。

一个在自己脑海里想写了蛮久的一个设定。

因为从来没有试过这样类型的所以更加跃跃欲试。

大概是发挥了自己过人的瞎编能力吧√

然而并不知道下一章在哪儿√

就是来挖个坑的嘻嘻( ˃̶̤́ ꒳ ˂̶̤̀ )

评论(3)
热度(2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