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心悦君兮(下)

◇书法老师x数学老师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私设如山。文力不足。慎入。




————————。




温尚翊高一的时候,在图书馆借来了一本书。


书没什么特别的,不过是最简单的古诗词集。而让人在意的是,温尚翊从里面翻出了一张字条。


纸看着像是主人从草稿本里随手撕下来的,上面的字迹看着也像是主人提笔随手写下,但即便是随手而来的作品字迹却也潇洒又好看得不得了,写罢后随手便把它夹进了书本里,或许直到还书的时候都记不起书里曾有这样一张字条,更不知自己无意写下的东西在另外一个人的心里刮起了多大的风翻起了多大的浪,所到之处皆成荒芜。


上面的内容很简单,不过是从诗词集里随意摘抄下的一句宋词。


——「金风玉露一相逢,便胜却人间无数。」


在字条的下面,写了好几个Ashin的字样,每一个的签名都带着些许的不同,更像是主人在签下了名字之后对自己的签名有着些微的不满,于是三番两次地在纸上练习着。


温尚翊愣是从里面看出了股非同寻常的少年气,莽撞而又温柔。





-




从此以后温尚翊便把这张字条当做珍宝一般对待,那本诗词集时间到了不得不还回去了,便又去书店重新买了一本一模一样的,把字条细细抚平,郑重地夹进了书里,连同班的同学看见了都忍不住笑着说连数学学霸都倒戈到语文去了这下数学老师可不得哭死。


也并不是没有好奇过字条的主人到底是谁,但是温尚翊始终没有办法问出口。


不知何时那张字条在他心里的地位已经上升到了一种寻常事物无法企及的高度,他藏着掖着,把自己宝贝捂得严严实实的,生怕别人看了一眼去。他也有自省过自己是不是太自私了,却在半晌后又喜滋滋地想着,管他呢,我开心就好了呀。

即便是多年后再想起,温尚翊也没有办法形容得出自己当时略显微妙的心情。




-





后来是在那年高三的毕业典礼上,他作为高一的学生代表之一也参加了这个典礼。看着台上意气风发的学长学姐们,突然意识到字条的主人是否也会在这个队伍当中,而今天过后,自己甚至很有可能再也不会知道他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了。


带着这样的想法,鬼使神差地便开口状作无意地向现在一旁的学长打听了一下。


「……Ashin?你说的应该是阿信吧。」学长扶了扶眼镜,眼底带笑地往台上努了努嘴,「喏,就第二排右数
第四个的那个男生。」


那时候的陈信宏还是留着看起来软趴趴的黑发,眼皮耷拉着懒洋洋地站着,带着些说不清道不明属于少年人特有的慵懒,却直直地撞进了温尚翊的眼里,这么一待就待了就待了将近八年。


耳边学长的介绍也还在滔滔不绝,「……他叫陈信宏,是艺术班的,听说这次考了T市数一数二的艺术类学校呢,他写的字啊那叫一个好看,给学校争了不少光得了不少奖呢。不过就是性格嘛,看上去好像还挺好相处,但其实对人挺有距离感的,还有点……诶那个怎么说来着?叫少年老成对吧?诶对对对就是少年老成……」


不是的,才不是这样的呢。温尚翊心里有个声音在大声地反驳着。他明明是这样的少年气十足的人,眼里心底是无尽的赤诚。


但是这能怎么证明呢。想着想着温尚翊又垂下头来。这不过只是他心里的他,没有任何的了解为其佐证。


但是那又如何呢。心底里有个声音小声而又坚定道,那一定就是他啦。


别人不知道不要紧,我知道就好了呀。




-




大抵人在少年时总有着这样让人哭笑不得的心理吧,就像是拥有了全世界最好吃的糖果,怕被人看到,却又忍不住想炫耀,想吃了才偷偷剥开糖纸,小心翼翼地舔一下。


从此以后,温尚翊那张字条的珍贵程度又再上升到了一个新的高度,恨不得要把它裱起来。


一有空便一笔一划地临摹着那仅有的两行字,最终在高三毕业的时候已经把那几个字练得炉火纯青,即便是同自己别的字迹格格不入,却还是高兴了好长一段时间,仿佛自己这样便又能离他更近了一步。


然而谁又能想到,多年后的今天,自己能如此光明正大地站在他身前,把自己所有的居心叵测压在心底,却又被生生地摊了开放在了阳光下。





-




温尚翊看着陈信宏一脸高深莫测地看着纸上的字迹,只觉脑袋一片空白。


他不知道这个时候自己该摆出怎么样的表情,他从来没想过要让陈信宏知晓这件事,更甚至有动过把这个故事压在心底烂在肚子里的心思,却不曾想到会暴露得如此之快。


「小温啊……」看着他呆愣愣仿佛天都塌了一般的表情,眼底闪过一丝不易察觉的笑意,却又在下一秒将其尽数敛去,脸上仍是那副高深莫测的模样,慢悠悠开口道,「你能告诉我……这是怎么一回事吗?」




-




听着温尚翊磕磕巴巴的解释,陈信宏脑子里却无端想起了一些往事。


那年自己作为上一届的毕业生代表,受邀回到高中给学弟学妹们开个会,却在被朋友提醒了才发现门外有个缩头缩脑的小家伙在偷偷地看自己。


礼貌地对其回以微笑,对方却像见了鬼似的转身就飞也似的落荒而逃,倒是与他如今这副模样一样一样的。


陈信宏歪头想了想,那时候自己看着他的背影在想些什么呢,大概是,觉得他很可爱吧。


却也没想到,还能以这样的方式重逢。





-





温尚翊好不容易磕磕巴巴地隐藏了某些难以启齿的东西把整件事情说完以后,巴巴地看着陈信宏莫名出神的样子,一脸视死如归等着被裁决的样子直把回过神来的陈信宏看得忍俊不禁。


伸手揉了揉温尚翊毛茸茸的头发,手感也如想象中一样好。


「嗯,我知道了。那我们再来重新认识一下吧,温学弟?」





-





后来陈信宏来到他家死皮赖脸地要看当初的那张字条,温尚翊反抗失败无奈只得满脸通红翻出来递上去,却被对方随手把字条翻了个面,看见字条背面的字忍不住挑了眉笑出声,更是直接把温尚翊羞得抬不起头来。


陈信宏却也难得没就着这个又取笑他一番,而是随手在桌子上拿了一支笔,俯身在字条上写写画画了起来。


等温尚翊终于反应过来赶紧去制止的时候,却在对方收笔笑吟吟地把字条递给自己后愣住了。


上面的原字依旧透着当时褪不去的青涩,字条背面是他还年少的时候怀着满腔的说不得道不得,一笔一划地写下的。


「山有木兮木有枝,心悦君兮君不知。」



现在那句话上的「不」字却被狠狠地画上了一个大大的叉,在下面又被添了两个字,依旧是一直所熟悉的随意潇洒却又苍劲有力,却又多了几分难以察觉的柔情。


「我知。」



冷不防被人从身后覆上双臂环绕在自己的腰间,温热的气息尽数喷洒在他耳边,简单的两个字却像是有千斤重一般一下又一下地敲打在他的耳膜上,整个脑子一片混乱,却又无端多了几分清明。



-




什么金风玉露一相逢,不过你我。


什么心悦君兮君不知,我只想你知。


我只要你知。




————————。

倒是自己也没想到是这样子的结尾😂(从来不写大纲的结果

文力不足却还是希望大家能喜欢吧

感觉有点OOC得厉害了[土下座]非常对不起了

开学了所以也会比放假要更忙一些   更新得也可能会更慢一些(虽然说本来就很慢了

接下来可能也会偶尔写些类似的小短篇    当然小狐狸也是不会忘的啦√

晚安啦_(:^」∠)_

评论(10)
热度(4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