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心悦君兮(中)

◇书法老师x数学老师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私设如山,文力不足,慎入

————————。


他,陈信宏,现年24岁,性别男,爱好男。



已经跟父母以及最好的朋友出了柜,总的来说喜爱清净,但也可称作闷骚。



从中学时代便同他厮混至今的隔壁三班的英语老师蔡昇晏表示:「从某种程度上而言,这个人可谓是衣冠禽兽了。」



当然这种东西只在背后说说就好了,毕竟谁都知道陈信宏大魔王是惹不得的人物。


-


而关于为什么会对温尚翊特别在意,除了大抵是自己太闲的缘故之外,陈信宏再次思考了一下,不得不承认,温尚翊确实是他喜欢的类型了。



青春,朝气蓬勃,笑容爽朗,浑身上下散发着阳光的气息。


会被人喜欢也是很正常的吧。陈信宏敲了敲桌子,得出了这样的结论。


-


那天之后陈信宏便与温尚翊多了些交集,两个人偶尔会在交接课的时候碰上,温尚翊虽然说对他还是存在着一丝不易让人察觉的疏离,但至少比先前好了不少。



这天陈信宏刚端着杯子想去茶水间接水,恰巧听见了级长在里面同温尚翊说话。



「……小温啊,你也知道,那些小兔崽子都高二了,学习方面不能不狠抓啦。平时啊不对,偶尔,偶尔也可以跟类似于美术老师书法老师他们啊,就稍微的,借几节课来用,这虽然说是辛苦是辛苦了点,但是对孩子们都是利大于弊的呀……」



「这我知道,可是级长……」



「哎呀别可是什么了,你到时候就先跟他们沟通一下,我还有个会,先走了。」



「……」



后面的倒听得不是很清楚了,他挑了挑眉,又退回了办公室,装作刚出来打算接水的样子,看着级长从茶水间里走了出来,身后跟着脸上透着苦恼的温尚翊。



温尚翊自然也是看到了他的,张了张嘴欲言又止,眼睁睁看着陈信宏端着杯子走进茶水间接水,又走出来回到办公室坐下,才抿了抿唇,慢吞吞地踱到了陈信宏的办公桌前,「那个……陈老师……」



「嗯?」陈信宏抬起头微笑着直直望进了温尚翊的眼里,虽然后者下一秒便移开了目光,但也意料之中地看到了温尚翊有些微微泛起了红的脸,「温老师是找我有什么事吗?」



「……级长有跟你说过些……什么嘛?」温尚翊颇有些不自在地盯着自己的脚尖,小声地问道。



「啊,你是指哪件事?」



「就……同学们快要考试了,级长说希望我能跟你借几节课,帮同学们多补习一下……」越说到后来越小声,头也快低到了地上,直把陈信宏看得忍不住笑出了声。



「我是有多可怕你才会这么战战兢兢的啊。」挑挑眉敲了敲桌子,「借书法课上数学课之类的不是很正常嘛,我们中学时代不也都这么过来的吗?」



温尚翊抬头略带了些惊诧地看着对方,有些着急地摆了摆手,「不关你的事的!……只是我有点太紧张而已。」


虽说已经答应了这件事,但陈信宏还是因着他那句不知是有心还是无意而说出的「不关你的事」微微皱了眉,脸上又阴了几分,直把温尚翊吓得赶紧用「要去准备上课了」的借口遁走。



莫名有些烦躁地扶了扶眼镜深吸了口气,低了头才发现桌子上的被它匆匆遁走的主人遗忘了的备课本,刚想把人叫住却在随便扫了眼之后立马顿住。



他看了眼只剩下背影的温尚翊,随手抽出了一张草稿纸,拿出笔在纸上一笔一划地写下了「无数」二字,却只直直盯住出了神。



自己写的同备课本上的字迹有半分相似,与其是说有半分相似,倒不如说,那「无数」二字同他高中时写的字,相差无几。



甚至可以说是,一模一样。




————————。

写完才发现这章依旧很短小√
然而我就是想卡在这里√哎呀不管了
其实感觉事情的整个真相还挺好猜的_(:3」∠❀)_
毕竟个人感觉这个桥段还挺常见的?(*ˊૢᵕˋૢ*)


大家晚安啦(๑•́ωก̀๑)

评论(4)
热度(2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