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心悦君兮(上)

◇书法老师x数学老师
◇小短篇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私设如山。私设如山。私设如山。文力不足。慎入


————————。


陈信宏觉得那个新来的数学老师不太对劲。

倒不是说人品有什么问题,相反,他才刚调来一个月不到便与上至教导主任,下至班里最调皮的学生关系好得跟认识多年的老友一样。

……除了自己。


陈信宏坐在办公室里,微皱着眉抿了口茶。

倒也不是说自己有多希望跟那个叫温尚翊的数学老师打好关系,相反像他这样看起来好相处实则无比疏离的性格,倒是觉得清净许多。

不过喜欢清净是一回事,被别人区别对待又是另外一回事了。

其实说起来温尚翊倒也没有说对他有多明显的恶意或是其他的一些什么在里面,非要说的话,反而可以将其称之为——恐惧。

别人或许察觉不出来,但自己作为当事人,自然不可能说一点感觉都没有。


-



难道是因为自己长得太丑太吓人?

陈信宏想起了自己怎么说也算是风云人物多少学姐学妹的春闺梦里人的高中时代,又想起了身边某些个总是看着自己欲语还休的女老师甚至是女同学,默默在外貌的原因的选项上面打了个叉。

如果是说性格问题的话,自己性格虽不算过分活络,但也没有到社交障碍的程度,总的来说也算是无功无过,也不太可能是在这里出了问题吧。

……所以,温尚翊每次跟我对上视线就下意识想撒腿跑到底是怎么回事啊。

陈信宏有些苦恼地抬手揉了揉眉心,平常倒是不会为这种事情费神,也不知道温尚翊是触了自己哪个机关,让自己这么在意。

大概是因为闲的吧。

陈信宏为此下了个结论之后,便收拾了书本准备去给学生上课。


-


陈信宏是中学的书法老师,平日比较清闲,上课也不会像其他文化课的老师那样逼得死紧。

平日里上课就教教书法,余下时间就让学生自由练习,只要写好课后作业那就一切都没问题了。

「课后写大楷中楷小楷各一页,下周交。」陈信宏伸手扶了扶眼镜,看了眼台下仿佛是在等将军发令号角下一秒就迫不及待要去冲锋陷阵为国捐躯的学生,才慢悠悠地接了句,「下课。」

十六七岁正是跳脱的年纪,小崽子们蹦起来就往教室门口冲,不料却与刚走进教室的人迎面撞了个正着。

手里的教科书和备课本哗啦啦地散了一地,小兔崽子揉着脑袋看了眼被自己撞到的人,没忍住大喊了一声,「啊你不是隔壁五班的数学老师吗?」

本来在低头收拾书本的陈信宏闻言抬头看了眼门口,视线便恰好与刚刚被撞到现在正弯腰拾起书本的人对上,但后者的眼神也在瞬间过后与他的错开,掩饰般的低头整理着手上的书。

「啊他不就是隔壁那个余小满说的他们班超级好的那个数学老师嘛!」「噢噢噢噢噢我记起来了说是叫温尚翊?」「啊那他怎么会过来我们班啊?」「我怎么知道啊该不会是调来做我们的新数学老师吧?」方才还在为谁先出教室门而厮杀的小兔崽子们开始围着隔壁班的数学老师七嘴八舌地讨论了起来。

陈信宏把书本收好便向教室门口走去,本来还乱哄哄的少年少女们却无声地自觉为他让出了道路,大家都说不上是为什么,只知道这个老师的气场过于强大,他们这群还没有修炼到家的小萝卜精自然是没有办法与之抗衡,只得乖乖臣服在陈信宏老师的西装裤下。

陈信宏走到温尚翊面前站定,低眼盯着比自己矮了大半个头的人的发顶,闲话家常般的开口问道,「你怎么来这边了?」

「那个……」温尚翊自以为无人察觉似的往后缩了缩,低着头不敢跟他对视,只嗫嚅着答道,「张老师休产假了,级长让我暂时顶上这个班的数学老师,等张老师休完产假回来再说。」

陈信宏偏着头想了想,似乎前几天级长跟他说话的时候提过两句,不过没往心里去,倒是没想到是这只跟小兔子似的家伙跑来当了这个代课老师。

「你的笔还在地上。」他低着头示意了地上被遗漏的笔,便抬了脚向外面走去。

走出几步又不动声色地转头看了眼弯腰捡笔耳根发红的温尚翊,回过头意味深长地又扶了扶眼镜。

嗯,屁股形状倒不错。




————————。

基本上来说可以看出灵感来自「五月天陪你守岁」里吐槽书法作业的逊逊
这一章有点短但是由于太困以及我就想让他卡在这儿于是就这样啦√
小狐狸暂时太乱写不下去等我理一理再更√

(顺便吐槽一下这篇的名字是我以前写给另外一个cp的一篇文的名字😂
由于我是起名废本废就随手又拿来用了😂
看过那篇文的就当是一个bug吧😂

评论(10)
热度(4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