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11

◇画家x狐妖
◇OOC有,私设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慢热拖沓流水账,慎入


————————。


虽然说话是这么说了,陈信宏的周末也被他预订下来了,可是对于约会这回事温尚翊其实心里也没什么底。


他对于约会的所有认知基本上都是来自看过的影视作品或者是从前蔡昇晏从山下回来给他带的书上,真的要说到具体操作起来,他自己也有一点懵。


也幸好陈信宏平常也会给他一些零花钱,而他却也几乎是时刻都粘在陈信宏身边,所以说起来零花钱也并没有什么用武之地,倒是在这里派上了用场。


好不容易磕磕绊绊地把事情都安排好了,温尚翊心里提着的那口气却始终没敢松下去,只是仍旧忐忑又期待地等待着周末的到来。



-



周末的一大早温尚翊就醒过来了,眨了眨眼抬头看了眼抱着自己的还在沉睡着的陈信宏,转了个身就想偷偷下床,结果却冷不丁地被身后的的人长臂一伸再次把他圈回了怀里,后颈感受到一片滚烫,声音是还在半梦半醒之间的慵懒与沙哑,直把温尚翊撩得满脸通红,手都僵硬得不知道该往哪儿放了,「阿翊乖,今天是周末,再睡会儿。」


过了好半晌温尚翊才冷静了些,刚想态度坚决地把陈信宏的手偷偷移开让自己得以脱身,却在回首间瞥到了陈信宏眼下的青黑时瞬间投降,轻手轻脚地转回了身伸手搂住了陈信宏,身后的大尾巴也顺势团上了对方的身躯,乖乖巧巧地往他怀里蹭当他的暖炉,闭上了眼睛鼻间萦绕着属于陈信宏的味道,竟不知不觉又睡了过去。


待温尚翊再次醒过来的时候,一睁眼便看到了倚在床头一只手拿着书认真看书,另一只手有一下没一下地揉着他的头发的陈信宏。

许是感受到了他的动作,陈信宏的目光从书上移到了他的脸上,看着他明明还残留着睡意却还睁得大大的眼睛忍不住笑了起来,俯身亲了一口,「小懒狐狸,早。」

温尚翊不服气似的皱了皱鼻子,拉过捧着自己的脸的手侧脸张嘴咬了一口,看到那人吃痛的神色又悄摸摸地安抚似的伸出舌头舔了舔刚才留下的齿印,脸上却还是恶狠狠地哼了一声,「你才懒,我今天早上明明一大早就醒过来了,是你抱着我死活不让我起床我才又睡下的。」

「是是是,都怪我。」他以前倒没发现自家这小狐狸还有喜欢咬人的毛病,没忍住笑了在温尚翊的脸上捏了一把,「所以请问温小狐狸要起床了吗?」

「起床了。」温尚翊笑嘻嘻地爬起身来趴到陈信宏身上对着陈信宏的脸吧唧就是一口,「阿信早安。」



-



说起来或许是因为从前一直生活在山里,有些东西也依旧在温尚翊的生活里根深蒂固,例如仪式感这种东西。


就像睡觉前一定要有晚安吻和互道晚安,睡醒了一定要有早安吻和互道早安,再例如……情侣就一定要进行电影吃饭压马路等一系列的一条龙活动。



-


「所以说……」陈信宏有些好笑地看着在衣柜里翻来翻去的温尚翊,「今天我们的计划是什么呢?」

「都说了是秘密啦。」由于埋身于衣服堆里以至于温尚翊的声音听起来有点闷闷的,「你只要好好跟着我就行啦。」

「可是你这找衣服也找得太久了吧。」站在温尚翊身后俯身越过了人随手从衣柜里拿了一件衬衣,转头看向温尚翊略显出有些窘迫的侧脸,笑了倾身又亲了一口,「无论你穿什么都好看啊。」

「才不是呢。」温尚翊扁着嘴抬手摸了摸被亲的脸颊,却也掩不住脸上慢慢浮起的粉红,抬眼半埋怨半撒娇地瞪了陈信宏一眼,「要最好看的。」

那一眼直把陈信宏瞪得一愣喉咙发干,不管不顾伸手直接把人揽进怀里狠狠地亲了一顿才肯作罢。



-


「流氓。」半晌,温尚翊愤愤地把自己在亲吻中被某人撩起来露出一大截白肚皮的T恤拉下,那红色却早已从脸颊直直蔓延到了耳根。




-





「你说来带我看电影……就是看这个?」陈信宏看着电影荧幕上那个画家对着他的情人歇斯底里地喊着些什么,有点无奈,「就算我是画画的也没必要这样投其所好吧。」


过了半晌却依旧没等到回应,陈信宏疑惑地转过头却只捕捉到了一只头微微垂着早已睡死过去的小狐狸。


「虽然说是部文艺片但是也没有催眠到这种程度吧。」笑意快要溢出眼角,抬手把睡得有点东倒西歪的温尚翊的毛茸茸的头放在了自己的肩膀上,头上那一小撮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小狐狸睡觉太不老实以至于死活压不下来的头发也仍旧倔强地翘着,随着主人的呼吸一起一伏扫过陈信宏的脸庞,让他连打心里都忍不住发痒。


眼底又似乎多了一层墨色,就这么静静地盯着熟睡中的温尚翊半晌,才微微叹了口气,俯身趁着黑暗轻轻印了一吻在温尚翊的嘴角,眼里是化不开的笑意。

「这次就先放过你。」



————————。

发现自己写得真是十分地慢热拖沓流水账了(跪

我会努力改的_(:τ」∠)_

接下来大概会是先把论坛体搞完吧d(*ˊૢᵕˋૢ*)

评论(4)
热度(3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