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7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

陈信宏笑着把手上米色的渔夫帽一把盖在了温尚翊毛茸茸的头上,牵起后者的手大步走进了虽然不是周末人群却依旧熙熙攘攘的游乐场里面。

因为最近插画集的进度终于赶完,石锦航的女朋友狗狗又送了他两张游乐场的门票,就在此时陈信宏又恰好想起来自己曾经答应过某只小狐狸会带他出来玩,于是便拉着从来没出过门的温尚翊来到了他基本上不会来的游乐场。




虽然说是基本上不会来,陈信宏也对这些一般都没什么兴趣,不过因为平时工作的需要,偶尔也会到游乐场来取材,因此相对来说对游乐场还算熟悉。

至少够带着这只小狐狸玩上一整天了。陈信宏看着前面蹦蹦跳跳的显得异常活泼的温尚翊,忍不住感叹,果然是在家里憋得太久了吧。

……他本来就是属于大自然的啊。心里忽然有一个声音响起,陈信宏忍不住晃了晃神。

对啊,温尚翊本来就不是家养的狐狸啊。

陈信宏眯了眯眼,将眸底情绪全数敛去,面色如常地跟了上去,牵起温尚翊的手一语不发地继续向前走着。

温尚翊似乎也感受到了身旁的人莫名散发出来的低气压,转过头偷偷看了眼面无表情显得异常严肃的陈信宏,抿了抿嘴,小心翼翼地把手上的陈信宏刚给他买的棉花糖递到对方嘴边,「你……要不要试一试?很甜的。」

在看到陈信宏看了他一眼挑了挑眉之后觉得他大概是不信他的,又强调似的重复了一遍,「真的超甜的,不骗你。」

陈信宏转头对上他睁得大大的认真地看着自己的眼睛,忍不住笑了出来。抬手用拇指指腹蹭了蹭他嘴角在吃棉花糖时蹭到的糖浆,伸出舌头舔了一下,带笑的眼睛紧盯着眼前这个脸正在以一种可观速度变得通红的小狐狸,若有其事地咂了咂嘴,「嗯,的确很甜。」

温尚翊只觉得自己大概是已经失去了所有的感官能力,只剩下那人手指上的温热残留在嘴角,变得滚烫而让人无法忽视又挥之不去,只能傻傻地任由对方拉着自己向前走。

温尚翊看着拉着自己的手走在自己前面的青年的背影,忍不住在心里幽幽叹了口气。无奈敌人太狡猾,自己这条单恋的路,可真是任重而道远啊。





「想去玩这个吗?」陈信宏的声音终于把他的神识从游离中拉了回来。

他抬头看了看那个项目门口挂着的“激流勇进”的木牌子,转过头有些疑惑,「这个是做什么的呀?」

「很好玩的。」陈信宏笑着下意识想抬手像往常一样揉揉他毛茸茸的头发,却发现温尚翊的头发被那顶他亲手给戴上去的帽子给挡住了。他默了默,伸手把那顶碍事的渔夫帽拿了下来,才把手放上去心满意足地摸到了他的小狐狸毛茸茸的头,脸上表情也又柔和了几分,「我们进去玩一下吧。」




于是一只温暖干燥的温尚翊小狐狸在若干分钟后变成了一只湿答答的头发还滴着水的小湿狐狸。

虽然有穿了一次性雨衣,可是头发却是怎样都无法避免弄湿的了,不过温尚翊看起来似乎还沉浸在刚才的游戏里,笑眯眯的,倒是没有因为自己变得湿答答的头发而影响到心情。

「好玩吗?」陈信宏把温尚翊拉到身前让他转过身背对自己,自己则在小狐狸背着的双肩包里翻找着。

「好玩。」温尚翊兴高采烈地回答着,还想要再说些什么却一下子被一条毛巾从天而降盖住了他湿漉漉的头,然后便是一顿不容分说的擦拭。

「好玩也要把头发给擦干,不然很容易会感冒。」身后的大魔王一边擦一边顺手拍了拍他的头。
温尚翊抽了抽鼻子,反驳道,「啊我是狐妖诶才不会那么容易感冒啦。」

「你是阎王都没用。」

「嘁。」温尚翊撇了撇嘴,觉得自己怎么会喜欢上这么一个冷酷无情无理取闹的人啊,却还是眼珠子一转,抬手一把扯下头上的毛巾,转身把毛巾重新盖在了陈信宏的头上开始了近乎粗暴的蹂躏,「啊说起来你才更需要把头发擦干吧,你好像会比我更容易感冒哦。」

他们现在恰好站在一个略显阴暗,人烟稀少的角落里,所以一连串在旁人眼中稍显亲密的行为也没有太引起别人注意。

而陈信宏却也出奇宠溺地任由着自家小狐狸在自己头上胡作非为。

如果这一幕被石锦航和刘冠佑看到肯定会被吓到吧。陈信宏略有些分神地想着。

温尚翊看着陈信宏显然有些心不在焉的表情,莫名有些恼火,啊我就站在你面前诶你到底是在想些什么想得这么入神啊千万不要告诉我是女生啊不就算是男生也不可以。

温尚翊也不知道自己最近是怎么了,自从意识到自己是喜欢陈信宏的这件事开始,从前不太明显的对他的独占欲也变得越来越厉害。甚至只希望陈信宏眼里心里都只有他一个,除了他谁都不许想。

温尚翊觉得这样的自己要是让陈信宏知道了大概会被讨厌吧。

这么自私的小狐狸啊,他一定不会喜欢的。

温尚翊叹了口气,抬头却正好对上陈信宏微张的唇色好看的猫唇,脑海中忽然回想起陈信宏嘴唇温软的触感,甚至冒出了「如果自己就这么当着他的面亲下去,是不是他就属于我了呀」这样的念头。

像是受到了什么蛊惑一样,温尚翊紧了紧抓住毛巾的手,轻轻地将陈信宏的头拉低了些,踮起脚仰起头慢慢地凑了上去。



「阿翊?」

明明是一如既往温柔好听的声音却在此时让温尚翊浑身的血液瞬间变得冰凉。

「你在做什么?」

————————。

作为一个做了十八年的肥宅的人表示这辈子只去过一次游乐场且几乎没有任何印象,所以文中有一些可能不太符合如今游乐场现状的地方请勿深究,烦请见谅。

如果有小虫不必在意,有大虫的话欢迎指出谢谢。

然后我顺便来请个假啦。由于后天就要动身去一个新的地方开启新的征程新的生活啦(说到底就是去读大学去了,在一个无依无靠人生地不熟的地方大概需要一段时间来适应。所以在适应期里大概是不会有产出了。

适应期大概是一周到两周左右的时间吧。本来是想写完告白再请假的,然而计划还是赶不上变化。就现在看来离告白还需要一些时间,所以就只能先卡在这儿啦😂这绝对不是我的锅。

ok啦我要被困死了。

晚安啦。

评论(18)
热度(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