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5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

「啊不是你不要乱想啊。」陈信宏感觉有点头疼,想解释却又不放心温尚翊自己一个在房间,只得又叹了口气,跟石头做了个手势让他在这里等一下,转身就去安抚他家小狐狸了。

陈信宏轻轻地推开房间的门,发现了一只连背影都透露着沮丧的焉巴巴地坐在床上的小狐狸,无奈走过去把人抱起来放到自己大腿上坐着,「怎么啦?」

「我是不是闯祸了呀。」温尚翊抬起头,眼睛红红的,显然是懊恼得不行,带着雾气的眼睛就这么紧紧地盯着陈信宏,「我要不要把他的记忆消除掉啊?」

「你还能消除记忆?」陈信宏有点惊讶,随即又反应过来这可是只小狐妖诶,无论怎么样都不奇怪吧,却又在看见温尚翊变得有点闪缩的到处乱瞟的眼神后意识到似乎并没有那么简单,皱起了眉,「不对,如果消除记忆的话,你会怎么样?」

「也……也不会怎么样……」温尚翊低下了头,手指胡乱无措地捏着自己的衣角,音量也因为没有底气越来越小,「就是会折一点修为而已……」

话说到这里即便不抬头也能感受到男人身上散发出来的寒意,温尚翊咬着下唇,虽然知道事情是因为自己而起却还是莫名地感到有些委屈,眼泪却也再也忍不住簌簌地掉了下来,「没关系的……一点点修为而已,没什么太大的影响的。」

陈信宏看着怀里的这只委屈巴巴的,哭得一抽一抽的小狐狸,发现自己果然还是拿他没辙,叹了口气,伸出手捧着他的脸抬起来,拇指一点一点地抹掉他脸上的泪珠,「先别哭了好不好,我又没生气。」

可是眼泪哪能说停就停啊。温尚翊有些愤愤地想着,他也一点都不想哭得这么难看啊,可眼泪就是止不住啊,他有什么办法啊。

陈信宏看着胡乱擦着自己脸上的眼泪的温尚翊,默了默,捧着他的脸俯身吻上了他的眼睑,唇齿间被眼泪入侵,咸咸的。

感受到温尚翊的身体本能地一僵,陈信宏方才退开身来,看着面前的这只明显处于呆滞状况的狐狸,笑了笑,「终于不哭了?那就好好听我说话。」

说着扯了一张纸巾一边细细地给他擦眼泪,一边解释,「你不需要消除记忆,而且我可以很明确地告诉你,这些会折掉你修为的事一件都不许做。」

即便他对这个群体并不了解,但至少也清楚修为这种东西对他们来说有多重要。顿了顿,又继续解释道,「其实石锦航知道你的存在也不会有什么太大的问题,我是信得过他的,否则也不会允许他进我家门。他是我高中的学弟,我跟他关系很不错,谁知道他大学一毕业就跑来做我责编了。所以不用担心,等一下我跟他解释过就好了。」

「真……真的?」温尚翊刚刚才从刚才的吻里面回过神来,还没来得及仔细思考就又被另外一个信息扰乱了思路,只得有些将信将疑地看着陈信宏。

「真的。」陈信宏耐心地用拇指指腹蹭了蹭他眼角湿意,「走吧我们一起出去,不然他该等久了。」



「所以说。」石锦航在理清了事情的来龙去脉之后倒也没表现出有多大的惊讶,反倒似乎是对温尚翊颇感兴趣,笑着看着怯怯地躲在陈信宏身后的人,「你是狐狸精咯?」

话音还未落温小狐狸便毛一炸,「你才狐狸精咧!我是狐妖,不是狐狸精!」

陈信宏有些无奈地笑着把炸毛的小狐狸搂进怀里一边顺毛,一边解释道,「他不喜欢别人叫他狐狸精。」

感受到指间捋着的狐狸毛又要炸起来,连忙伸手捏了捏他的耳朵安抚了一下,怀里的狐狸才红着快要滴血的脸乖乖地任由他摸。

石锦航似乎还想调侃一两句,却在收到了陈信宏带着警告意味的眼神之后悻悻地把话吞了回去,举起双手无奈
表示自己无辜。

「所以……这就可以了?」陈信宏听到埋在自己怀里的人闷闷地问道。

「嗯,可以了。」陈信宏笑着又捏了捏他的耳朵,「你现在可也是只有名有份的狐狸了。」

——————。

终于亲了终于亲了(ಥ_ಥ)

虽然说还不是真正的亲亲但至少算是有了一个极大的飞跃的进步了(ಥ_ಥ)

下一章就是真·亲亲了。

然而,今晚会有双更。

我的天呐我简直没办法相信我这种懒癌晚期居然有一晚双更的时候。

简直值得载入我个人的史册( ˘•ω•˘ )

好了我要努力码字尽量争取早点睡觉了∠( ᐛ 」∠)_

评论(10)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