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4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有冠莎出没

————————。

「啊真是亏你还记得我诶。」黑猫纵身一跃跳到了温尚翊的床上,“嘭”地一声变成了人形,坐到温尚翊的旁边,黑色的猫尾巴伸长了从后面一下又一下地戳着温尚翊的脑袋,「啊一声不吭就跑掉一点预兆都没有,还要鸽子先生来给我传话你是不会自己来找我哦?」

「阿信他不放心我自己一个跑出去嘛而且我也不知道你在哪里啊。」温尚翊有点委屈地躲着蔡昇晏的猫尾攻击,想了想,又挺起胸脯理直气壮了些,「啊还说我嘞你这么久才来看我朋友就是这么当的吗!」

「别提了。」猫尾巴有些丧气地颓了下来,有一下没一下地拍打着身后的床。

「哦?」温尚翊→八卦的眼神.jpg,大大的狐狸尾巴卷住了猫尾讨好地蹭着,「怎么了怎么了不要憋着嘛憋坏了多不好啊说出来听听嘛!」

蔡昇晏没好气地剜了他一眼,撇撇嘴,「啊不就是被一个臭道士缠住了非要我做他的家猫,我一闹脾气他就用符来吓我,我这次可是好不容易才脱身跑出来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话还没说完温尚翊已经捂着肚子在床上笑得打滚,「哈哈哈哈哈哈哈哈蔡昇晏你也有今天啊!」

「喂你笑够了没有啊!」蔡昇晏皱着眉看着这个已经要笑趴下的友人,忍不住变回猫的形态扑上去就是一通挠,温尚翊也不得不变回狐狸形态同蔡昇晏在床上翻滚着打闹着。


「阿翊你怎么啦动静怎么这么大?」于是当陈信宏听到卧室的动静推开门的时候,看到的是一只陌生的黑猫把他家小狐狸压在了床上,猫爪子还巴在小狐狸的头上的场景。

他皱了皱眉,走了过去把那只不住挣扎的黑猫给提了起来放在了旁边,把自家那只气喘吁吁的小狐狸抱在了怀里,「怎么回事?」

温尚翊莫名有点害羞得不敢抬头去看黑猫不停逡巡在他和陈信宏身上的审视的目光,在陈信宏的怀里扭了扭发现实在是挣脱不开,才弱弱地开口,「你可以……先把我放下来嘛?」

放开了之后陈信宏就这么看着自家小狐狸同那只黑猫同时“嘭”地一声变回了人形。他看了看坐在温尚翊旁边的穿着黑衣服的长发男生,想起了温尚翊之前提到过的朋友,开口问,「你就是阿翊之前跟我说过的人超好的朋友玛莎?」

人超好?蔡昇晏挑了挑眉,瞥了一眼旁边乖乖坐着的友人,才转过头对着陈信宏点了点头,「嗯,是我。」

说着向后靠了靠,抬了下巴看着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个人,伸手把旁边傻乎乎坐着的人一把捞进了怀里,「我们家阿翊既然是被你收养了你就要好好负责,好好照顾他对他好点。」

「诶?」温尚翊觉得自己有点在状况外。

「可是如果要说的话也是阿翊选择要跟着我的吧,虽然说当初也是一上来就要我负责。」陈信宏笑笑,却不由分说地拉着温尚翊的手臂把他从蔡昇晏的怀里扯了出来放到自己身旁站定,「我当然会好好照顾阿翊的你可以放心。」

「诶?」温尚翊觉得自己有点看不懂他们之间看起来气氛有点微妙的互动。

就在蔡昇晏想再说点什么的时候,竖在头顶的猫耳朵却是听到了什么似的动了动,他皱了眉忍不住骂了一句「干!」,对着床边站着的两个人说了句「我先走了下次再来找你们吧」就变回黑猫跳上窗台消失得无影无踪了。


「他是怎么了?」陈信宏看着早已空无一人的窗台,觉得这只猫确实是有点奇怪。

温尚翊这次却是很快就反应了过来,笑着坐回到床上,
「没有啦,他只是终于遇到了一个能治住他的人而已啦。」

陈信宏顿了顿,微微俯下身伸出手指拂过他锁骨处刚才与蔡昇晏打闹留下的红痕,「下次就不要玩得这么厉害了,很容易受伤的。」

「嗯。」温尚翊只觉得被陈信宏触碰过的地方都像着了火一样开始不住地发烫,只胡乱地点了点头,心里却在沮丧着刚才又忘记问玛莎关于自己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的问题了。

他这么想着,抬眼偷偷地看了一眼陈信宏,却恰好被捉了个正着,陈信宏忍不住笑了起来,「怎么了?」

「没有……」温尚翊下意识摇了摇头,片刻后却终于还是决定先忠于自己内心的想法,小心翼翼地伸出手抱住了对方的脖子,「今晚……可不可以一起睡啊?」

「哦?」陈信宏笑意愈发深,伸手扶住他的腰以稳住他的身形,「为什么?」

「因为……天气开始有点冷了,要抱在一起才不会觉得冷啊!」温尚翊想了想,一副言辞凿凿的样子,「而且你也不亏啊,我抱起来超暖超舒服的诶,你是有赚到了好不好?」

「这样啊……」陈信宏还是没忍住笑出了声,抬手稍用了力呼噜了一把他毛茸茸的脑袋,「那我就勉为其难的答应吧。」


于是当第二天早上温尚翊揉着眼睛打着哈欠从房间里走出来却看到客厅沙发上坐着一个陌生的男人的时候,才想起自己睡得朦朦胧胧之际陈信宏似乎跟自己说过「今天我责任编辑要来我家你先乖乖呆在房间里千万不要出来」这样的话,瞬间清醒了过来,可血液却也是从头到脚发了凉。

石锦航的震惊程度也绝不比他小,甚至可以说是有过之而无不及,反倒是陈信宏最快反应过来,「阿翊,你先回房间里去。」

看着温尚翊一路惊慌地小跑着跑回了房间,陈信宏方才叹了口气转过头想先说些什么,却不料石锦航愣了半晌,蹦出来了一句话。

「阿信……你,什么时候,开始喜欢玩兽耳play了?」

————————。

[您的好友蔡玛莎的克星已上线√]

[您的好友石锦航已上线√]

大噶好我终于难产地搞出来了。

确实是不是很懂怎么写渐生情愫这种东西了[允悲]只想这傻白甜的谈恋爱桥段啊

本来是想先写三十题的可是由于三十题刚好又有车然而我暂时并没有开车的状态于是就先搁浅了吧(›´ω`‹ )

说起来不知道为什么我最近总是在chh发微博的那晚更诶|・ω・`)大概是你宏糖在支撑着我吧

今天nili宏也是超甜了(๑ºั╰╯ºั๑)

大家晚安啦!

评论(12)
热度(3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