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凡人你踩到我尾巴了 2

◇画家x狐妖
◇私设有,OOC有,逻辑死,情节无能,慎入

————————。

陈信宏从冰箱里拿出了一听可乐,想了想,又把可乐放回去,关上冰箱门转身倒了杯牛奶递给了坐在沙发上看起来乖乖巧巧又略显拘谨的人,「叫什么名字?」

「温尚翊。」温尚翊双手捧着牛奶杯,稍微用了力捏着杯子而显得有些泛白的手指显示出了其主人的紧张。他抿了一口牛奶,顿了顿,又抿了一口,看起来却似乎并没有将他的紧张感稍微减少一些。

陈信宏挑了挑眉,将他所有的行为与神态尽收眼底,倒是看出来这只狐妖没有什么伤人的心,却也没说什么,而是继续问,「多少岁了?」

温尚翊愣了愣,放下了手中的牛奶,歪着头掰着手指头算了一下,「2578岁了。」

「……」陈信宏不得不承认他刚才确实差点忘记眼前的这个可不是普通的人,下一秒又想到了什么似的抬起手伸出手指在自己头上点了点,「……你的……耳朵呢?」

「啊,耳朵啊。」话音刚落看起来与常人无异的温尚翊头上就「嘭」地冒出了两只雪白的狐狸耳朵,尾巴也随之冒了出来懒懒地搭在了沙发背上,「以我的法力是可以隐藏的啦,不过还是放出来会更舒服一些。」

「那在家里你可以保持这样的状态,可是在别的人面前和出门的时候一定要藏好。」陈信宏叮嘱着,他可不想某一天自己就因为圈养狐妖而成为新闻头条。

「知道了。」温尚翊乖乖点头,低头又喝了一口牛奶。

陈信宏看着不知不觉已经被他自己喝得快见底的牛奶,感到有些新奇,「很喜欢喝牛奶?以前喝过吗?」

温尚翊愣了愣,倒是没想到他会问这个,「也不能算是喜欢喝啦,以前有喝过,不过因为狐狸不太能喝牛奶,所以玛莎基本上一直都是给我带羊奶的。」

「不太能喝牛奶?」陈信宏忍不住皱了眉,「是会对身体不好的意思吗?」

「啊一般来说狐狸的话都是不能喝牛奶咖啡可乐吃巧克力之类的东西的。」顿了顿,这才发现对面的人蹙得越来越深的眉头,连忙补充道,「不过我是狐妖,修炼了这么多年这些东西其实对我来说影响不大的,没关系的。」

「这样啊…」陈信宏这才深深感受到养一只狐狸到底有多少需要注意的地方,却在回味着上一段话的时候抓住了一些重点,「玛莎是谁?」

「啊你说玛莎啊。」温尚翊眨着大眼睛笑了起来,「他其实叫蔡昇晏,是一只黑猫妖,他可厉害了。常常会到山下玩,也不会怕人类,而且每次从山下回来都会带一堆好玩的好吃的给我,对我特别好。」

陈信宏看着对方因为谈论到那个叫玛莎的人而变得鲜活起来的的神态,摸着下巴若有所思,只是淡淡地应了一声,「哦。」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


温尚翊本来扬得高高的嘴角一点一点地耷拉了下来,头上的本来竖起的耳朵好像也随着主人的心情变得焉焉的,他微微低着头,却忍不住偷偷抬眼看一眼陈信宏,再看一眼,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

陈信宏自然也是发现了这点,却以不变应万变,想看看这只狐狸到底是想要做什么。

温尚翊似乎是做了很久的心理斗争,方才鼓起勇气,小心翼翼地开口问,「所以……你是真的要收养我吗?」

陈信宏挑眉,眼中笑意颇深,「刚才不是你叫我负责的吗?」

温尚翊的脸霎时变得通红,耳朵也一抖一抖的,身后的
尾巴也在无意识地拍打着沙发,「我我我我没想到你真的会答应啊。」

「那你想住在我这里被我收养吗?」陈信宏看得好笑,忍不住伸手揉了揉他的头,嗯,跟想象中一样的软,「毕竟看起来你似乎还没下过山?会不会不太适应?」

「可以的!」被摸头的温尚翊在当时是愣住了的,以至于等到话说出口才发现自己这样看起来实在是……太不矜持了,又忍不住偷偷看了一眼陈信宏,「我可以……慢慢适应的。」

「那就好。」陈画家嘴角弧度愈发扩大,「那接下来的日子就请多多指教啦。」

毕竟有一只狐狸陪在身边,生活也至少不用再那么枯燥无味了。

————————。

恭喜蔡玛莎同学获得好人卡一张√(甜甜:啊我才不要嘞

于是这章可以说是非常流水账了,权当过渡用吧😂

为了这一篇花了一个小时各种查阅怎样饲养狐狸的资料,并和阙阙讨论了好久。最后还是决定,阿翊是狐妖,有与众不同的权利啦(x 

毕竟有些真的要按照狐狸习性的话确实不好写

被阙阙说我这篇该不会是篇科普文吧😂才不会咧,主题还是傻白甜地谈恋爱的好吗

自己想的脑洞,跪着也要补完( •̥́ ˍ •̀ू )

总之各位晚安啦。

评论(21)
热度(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