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同居三十题#之四 一方的起床气

陈信宏有起床气这件事几乎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毕竟五月天的主唱大人一直自诩生命中最重要的事除了音乐之外,就是吃和睡了。当然,后来又加了一个温尚翊。

总之尤其是自出道以来能睡的时间越来越少,睡觉也成了越来越珍贵的东西,以至于被吵醒的时候起床气也是越来越厉害了。


「总之就是这样了,具体我已经发到他邮箱了,你跟他讲一讲啦,尽快啦!那边一直在催诶!」蔡昇晏在电话那边叮嘱着。

「我知道啦。可是陈信宏还在睡啊,他昨晚又工作到很晚才睡,可能会有点难叫诶。」温尚翊稍稍皱了眉头,「那边是催催催催什么啊,有本事自己来啊真是。」

「跟我讲有什么用啊,知道你心疼他啦,赶紧把他叫起来完成好工作就可以睡了。」蔡昇晏顿了顿,又道,「不过也不用太催他,这边我们来顶着。」

「知道啦。」『不催陈信宏』几乎是所有团员的共识,温尚翊揉了揉自己睡得有点乱糟糟的头发,「OK啦,我去叫他起床。」

挂掉电话之后,蔡昇晏转身,看到旁边的一个新来的工作人员踌躇了一下,还是嗫嚅着开口问了一句:「阿信哥还在睡觉诶……听说阿信哥起床气还蛮大的,这么叫起来会不会……」

蔡昇晏挑了挑眉,轻飘飘扔下一句「其他人我是说不准,不过如果是怪兽的话……」就走了,只留下一脸不明所以的新人。

温尚翊推门走进卧室的时候,陈信宏正像个小孩一样缩在被子里睡得正好,门外的灯光不可避免地洒在了他的脸上,让他忍不住无意识地皱了皱眉,翻了个身往被子里缩了缩。

温尚翊连忙关上门,走到床边蹲下来看着陈信宏看似不算太安稳的睡颜,叹了口气,还是伸手推了推,「陈信宏起床啦,又要开始工作啦。」

「……」毫无动静。

「陈信宏!」忍不住提高了音量,却冷不防被床上的人毫无预兆地伸出手扯了他的手臂让他倒在床上,再一个翻身将人牢牢锁在怀里。

「阿翊别吵,让我抱着再让我好好睡睡。」陈信宏从背后抱着温尚翊,唇贴在了后者的耳畔,还没睡醒的显得比平日更为低哑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温热的呼吸一下又一下地打在了他的耳侧,引得温尚翊忍不住缩了缩脖子。

然而他也还没有忘记自己的任务,用力地掰松了困在自己腰间的仿佛烙铁一般的手,转过身面对着陈信宏,看着对方明显疲惫的睡颜,强忍了心下酸酸疼疼的感觉,还是又叫了一声,「阿信,起床工作了,工作完我们再睡好不好?」

这回陈信宏终于睁开了眼睛,眉微微皱着,就这么一语不发地盯着温尚翊。

温尚翊想了想,凑上去亲了亲自家爱人紧抿着的唇,「有好点了吗?」

见到对方的眉稍微松动了一下,温尚翊又凑上去亲了一口,「那现在呢?」

表情确实是柔和了一点,但是温尚翊自认这样子亲下去会不会太慢了点,于是试着回忆了一下一般女生是怎么哄自己的男朋友的[不要问我为什么温怪兽同学自动就把自己代入了女朋友的角色中去(顶锅盖逃   ],又问,「还是你会想要一个很响亮的大啵啵?」

这么说着,温尚翊就想凑上去试一试,却被陈信宏直接翻身压在身下一通乱啃。温热的属于彼此的气息相互交汇,唇舌毫无技巧地粗暴交缠却又异常撩人动情。

滚烫的唇舌从嘴唇转移到脸颊,下巴,脖子,锁骨,直到那些地方都留下了属于他的痕迹方才作罢。

温尚翊挑了挑眉,看着对方亮晶晶的眼睛,「终于清醒了?」

「嗯。」陈信宏把头埋在他的颈窝里蹭了蹭,闷闷地应道。

「起床气没有了?」

「……嗯。」又蹭了蹭。

「那就起来工作啦。」无奈地拍了拍他的背。

「大啵啵。」

「嗯?」温尚翊一时没反应过来。

陈信宏有点委屈巴巴地看着温尚翊的眼睛,「阿翊说要给我响亮的大啵啵的。」

「……贺啦。」温尚翊忍不住笑了出来,眼里是连他自己都没发现的满溢的宠溺,他倾身凑上前去,响亮地亲了一口这个抱着自己的长不大的某人。

「满意了吧?」

「嗯,阿翊最好了。」


陈信宏有起床气这件事几乎是一个人尽皆知的秘密。

但是温尚翊是唯一能治陈信宏的起床气的这件事,才是一个不太为人知的秘密。

——————。

今天还是一个睡前小甜饼啦。
不知道什么时候开始就养成了不过十二点就不想码字的坏习惯(›´ω`‹ )明明我是每天都在想今天要早点睡的啊。

最后,女生有一个最大的坎,就叫做姨妈。
我要被痛死了( •̥́ ˍ •̀ू )
好啦晚安啦!

评论(2)
热度(53)
  1. Law_Crystal封刀不为峥嵘.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