封刀不为峥嵘.

微博@封刀不为峥嵘_
所写之物不值一提,谢绝转载。
作文行事皆为悦己,不为取悦你。
讲究一个兴之所至。

[XS]#同居三十题# 之二 一同外出购物


鉴于陈总裁平日日理万机,所以其实说起来温尚翊能和他安安静静谈恋爱的时间可以说是非常少了。

而对这件事最为不满的竟然不是温尚翊本人而是我们的总裁大人陈信宏同学。

据陈同学的原话来说就是“恨不得把阿翊绑在裤腰带上一起上班一起下班做连体婴就更好了。”

对此温尚翊的回应则是赏了陈信宏的栗子头一顿敲,“啊陈信宏你一天到晚是在想些什么哦?”

对于对自己的定位一直都是金属男人的温尚翊来说,陈信宏的想法简直就是北七得不能再北七了。

由此可见,陈总裁对于即将要和自家爱人一同外出购物这件事表现出极度的亢奋,也是可以理解了。

“逛街,逛街,逛街……”从两个人牵着手走出家门后,陈信宏就开始进入了忘我的亢奋的境界。

虽然说走起路来也似乎是同平常一样四平八稳,脸上也如同往常一样是高冷总裁风,而只有温尚翊知道,这家伙怕是下一秒就要蹦跳着走了。

“有那么高兴嘛。”温尚翊看着身边开朗俏皮得一点都不流于表面的爱人忍不住撇了撇嘴,最仍掩盖不住眼里忽闪着的笑意。其实……自己也还……蛮开心啦。

对于自家爱人几乎没有时间陪自己这件事说没有不舒服是说假的,但是也没到很厉害的地步。他知道他有他除了身为温尚翊的爱人的身份之外,还有很多身份,还有很多他需要尽到的责任。而他温尚翊能做的,大概就是理解吧,毕竟两个人在一起,都有需要理解和包容的地方啊。就像是「凹」和「凸」这两个字,只有拼在一起了才是一个真正完整的存在。

等到他们两个人折腾完出来之后,街上已经行人稀少,显得愈发冷清了。

“你看啦,已经这么晚了诶。”温尚翊瞥了一眼陈信宏手
中的今晚的战利品——海绵宝宝的新款抱枕,“还排了那么长的队才买到这个。”

“这可是海绵哥诶,排多久队都值得啦!”陈信宏转头看了看温尚翊的脸,却反常地没有继续说下去,而是紧了紧牵着温尚翊的手,像是生怕对方会跑掉似的。

温尚翊倒没有很在意他的这一系列的行为,毕竟陈信宏嘛,一切不正常都是正常的啦。

然而却在经过一条小巷子的时候被这个拉着自己的手的人扯进了巷子里,在脊背快要和墙壁激烈碰撞的时候一只温热的手掌垫在了他的背上缓冲了力度。与此同时,被陈信宏视作珍宝的海绵哥就这么掉在了温尚翊的脚
边。

对方一手撑在他耳边的墙上,一米八的身高无形中形成了一种无法忽视的压迫感,巷子里的灯光昏暗,使得这个人脸上的表情也看不太真切。

温尚翊愣了两秒,脱口而出:“陈信宏你干三小哦?”

“……阿翊是不是不喜欢跟我一起出来购物之类的?”沉默了半晌,陈信宏才出声道。

“……蛤?”

“阿翊看起来好像并没有很开心的样子。”压着自己的这个人似乎是有些不依不挠,“……至少没有像我一样啊。”

干哦谁会像你一样看起来那么北七啦!温尚翊忍不住撇了撇嘴,却还是抵不住那人近乎偏执的目光。

“……贺啦!”温尚翊抬起手勾住了陈信宏的脖子踮起脚吻了吻他的唇角,“阿信,我想跟你回家。”

其实相对于一起外出购物这件事情,温尚翊会更愿意跟陈信宏两个人待在家里,哪怕什么都不做。

毕竟比起混在人群里的相处,他更喜欢只有他们两个人在的世界。

当然这种事情他是不会跟陈信宏说的。

虽然说……即使不说他可能也已经知道啦。不然的话,为什么他会在他的眼里看见了点点闪烁着的万千星辰呢?

像是上帝把星辰都揉进了他的眼睛,也让他这一生从此都再也移不开眼。

————————。

今天这一篇可以说是非常难产了。删删改改地一千三百多字就几乎花了我一个半小时。
作为一个高考完在家里宅到几乎发霉的我对于购物的印象仿佛已经是上个世纪的事情了XD于是删删减减地最后还是把购物的细节给略掉了。
写得不好请原谅。
我已经多年没试过日更这玩意儿了,果然还是有些吃不消吧。

然后下一题是「半夜一起看恐怖电影」。
蓝鹅…我没有办法想象出他们两个到底谁才是相对来说不会怕的那个。
希望各位小伙伴能给一些意见啦。
毕竟我是一个连走近科学都不太敢看的人啊。哭哭。( •̥́ ˍ •̀ू )

评论(6)
热度(23)